普通的灰机我们普通的灰

想做一点小东西。

做了一个超级噩梦。
我在一个杀人犯家里住,房子小而乱,像上个世纪的东北村屋。我和杀人犯互相不理。房子外面是铁轨,每天听着火车呼啸而来,呼啸而去。坐电梯到楼顶上,那里上班,有马路和商场。
我突然问杀人犯:你坐过门口的火车么?
他说没有。
我推开门,门外就像银翼杀手一样,橙色和绿色,高楼钢架。
到处都是火车,火车附近还是火车,铁轨不是平的,像海盗船一样,从两头俯冲下来,再爬上去。火车的铁轨也就只有两个火车长,像贪吃蛇一样挨着自己拐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,然后转回来,循环往复。

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)
©普通的灰机我们普通的灰 | Powered by LOFTER